育儿指南

爸爸,我们一起来画电路图吧!曾经我家孩子被怀疑患有自闭症倾向

我们一家人生活在江西九江,我的儿子,在两岁七个月之前,他还不会说话,连一句爸爸妈妈都不叫,他几乎不与人眼神交流,让他看你的眼睛,马上就把头撇过去,你喊他,他不理你。

爸爸,我们一起来画电路图吧!曾经我家孩子被怀疑患有自闭症倾向

他喜欢不断的玩门,各种门,习惯闷头一个人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玩一些我们认为极为枯燥的东西,比如反复的对对拼,两根小棍不停的比着,不停的转儿童车的轮子,衣柜或厨房滑门,而且这样一玩就是个把小时。

曾经,我家的孩子就是这样。当别人家的孩子都已经能说话表达了,用手指着那儿,告诉爸爸妈妈,我想要那个,或是问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而我家的孩子依然只是关注他自己的关注,无论怎么喊他,他也不转头,除非发现在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才会看着,甚至孜孜不倦的在重复那个他认为有兴趣的事情。

平时小区里的妈妈都会把孩子抱出来晒晒太阳,放放风,我们也是如此,但我们家的孩子,从来都不会和其他孩子玩。总一个人在玩他关注的轮子,别人叫他的名字,他从不扭头,小区里有些邻居是医生,他们看在眼里,好像话却忍在嘴边,私下里他们提醒我们,慢慢的,我们听到了妈妈微信群里讨论的一个新名词,自闭症。

从此,恐惧和期望就在我的不甘心和妻子的眼泪中,每日提醒着我们。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我就是死也不信,我觉得我儿子只是说话晚了些,男孩子的开智就是比女孩要晚些,这些怀疑就是胡说八道,我家从祖宗八代都没有这样的病例,我的父母长辈各个都是开朗活泼的人,我儿子绝对不可能的这种病。

于是,每当我听到或是看到这类话题或是言论的时候,我就火冒三丈,我又怒又怕。

每一天我们都在期待孩子有好转,为什么说是好转,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用这个词,从一开始的不认同,慢慢的变成了发现就是与别人的孩子不同了,妻子哭了,我莫名的咬牙切齿。

难道我们一家将来真的要面对这样的人生吗?自闭症的孩子,生活是不能自理的,他们不能融入群体中,无论上学或是未来工作,他们都处于一个不在状态的思想中,自闭症的孩子是要去专门的特殊学校。

我的妻子这样描述自闭症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情况。我只能听在心里,我不想说话,更不想和她继续说这个话题,因为我知道,越说越觉得我家的孩子就是了,首先崩溃的会是我们。

但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和妻子都会不约而同的在网上查找各种关于自闭症治疗方面的文章,每天就像是耳朵竖了起来,任何关于自闭症的干预治疗的言谈或是文章,全部都不放过。

未来的画面我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的孩子去上问题学校,一生不能与人正常交流,生活不能自理,看到一些国外的视频关于自闭症儿童的记录和呼吁,还会侥幸的去想,我的孩子会不会是那个属于天才的部分。

我说,国内的专家如过江之鲫,我不信。妻子说,她在网上问了很多专家,包括向海外打了咨询电话找这方面的医生,我们家的孩子行为举止确实符合自闭症倾向的特征。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那样认为是了,我的孩子是自闭症倾向了。外国的专家建议我们做个核磁共振检查下,通过核磁共振可以发现大脑的波动是否异于常人,可我们九江这个三线小城市医院哪有这种设备和权威认证。

核磁共振

于是,妻子坚持带着孩子去上海,因为上海有亲戚家过渡,而我,选择我在家等待判决。那几天我几乎是没有记忆的过着,他们离开的那几天我晚上7点就睡了,夜里2、3点却发现自己还是醒的。

终于妻子安顿好后,打电话告诉我次日一早六点去医院排队,而且孩子早上不能吃东西。直到那天的下午1点,我的手机响起了妻子的来电,我就好像知道结果了,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我知道结果就是那样。

我眼圈已经模糊了,妻子说,排队等候了一上午,到了中午12点还没有排到,孩子已经忍不住了。早上没吃,哭闹的不行,完全抱不住了,问了医生说,可能还要等到2、3点钟,已经不想等了,想回家。

我说,不用检查了,我们不查了,赶紧带孩子吃东西去,回家吧。说完,我挂了电话,我突然觉得释然了,眼泪终于忍不住的啪啪流。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结果是不是自闭症,我不再怕他是不是了,我假设他就是,反正结果是和不是,最终的方法都是干预治疗,那我们就开始干预。

我调整好心情后,又打了个电话给妻子,我说,你就带孩子在上海多玩一阵子。并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妻子说,她也是这样想的,儿子现在正在路边的电话亭拨弄电话呢,他来到上海后,觉得很新鲜,很喜欢坐地铁。

一个星期后,妻子带着儿子回来了,儿子看起来感觉状态很好。偶尔,我们发现喊他的时候,他转头回应了,这和以前比起来,好像是变了一些。难道这就是带出去玩的效果吗?带孩子多到外面接触新鲜的事物,多刺激他就是干预治疗。

我不敢去奢望太多,但这一点点的变化,我深深的刻在心里。每天下班后,我总是赶紧跑回来带着孩子玩。

核磁共振

也是高考的时段,同事们谈到最近封路了,考生们的前途和现在小孩读书多么辛苦的时候。我总是付之一笑,我说,我只要我家孩子能健康就行,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就满足了,读书什么,随意吧。同事们说我看的开,我心里在想,如果你们知道我家孩子可能是自闭症的话,就明白我的心情了。

就这样,我和妻子平时只要一抓住空闲,就带着儿子各种跑,两岁7个月的时候,儿子会对我们说哇哇了,哇哇,也不知道是叫爸爸,还是叫妈妈。

总之,我好感动。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我的这声爸爸总算是有着落了。这声哇哇来的太晚了。

医生

让我们有些小小的庆幸,还好不是三岁后开口,不然幼儿园的计划都不知道怎么弄了。我们也非常赞同男孩晚一年上小学的说法,如果我们家孩子是正常的话,也确定准备那样做。

但为了给孩子多创造一些与人交流的场合,早教班我们上了双倍的时间,别人上一年,我们上两年,专门找那种天天带着孩子各种自驾游和各种玩的早教班,就是在一起唱歌、跳舞、画画各种疯的那种。

什么学知识根本不存在,因为我家孩子天生喜欢认字,也许这恰恰应征了有自闭倾向的孩子,在某方便很突出吧。

医生

干预治疗

医生

他说不出来,但走到哪里看见一个字就指着不走,非要我们念出来的才走。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我们九江有个叫九派诗廊的小景点,墙上上百首诗,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着要我们念,能念两个多小时。这让早教班的小姐姐们哭笑不得,因为接触的时间长了,她们也感觉到我家的孩子有些特殊了。

总之,也非常感谢她们有足够的耐心去对我家这个从不听指挥的孩子。每次一起跳舞或是做操、做游戏的时候,我家孩子依然自己转头就走,跑到自己喜欢的地方拨弄去了。次数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大家都知道他,这个孩子从来都不合群,幼儿园里的老师也是这样说的,叫他从来都不理人,上课的时候,他会自己跑起来乱晃,不听指挥不做早操,一言不合就倒地。除非他感兴趣的事情,否则扭头就走。

整整3岁到4岁半的时候,幼儿园里的老师对他也是无可奈何。但我和妻子却感觉到已经和以前不同了,虽然他还是和其他孩子有不能对比的地方。但是他真在变化,妻子和我说,不要拿他和别的孩子去对比,只要今天的他比昨天的他好一点就行了。

慢慢的他会一百以内的简单算术了,还能一口气念一本书,虽然他说话还是不那么伶俐,做操跳舞依然跑开,上课站起来乱晃,被老师抓到门口哭的稀里哗啦,并慢慢守规矩了,被誉为幼儿园里出去游玩最多的小朋友。

医生

医生

他真在改变,直到今年5五月份时候,一天我去接孩子,幼儿园的老师兴奋的对我说,天呀,他会跳舞了做操了,他居然跟着全班的小朋友一起跳舞了。六一儿童节的舞蹈排练,他没有像去年那样跑到了。

一天下午放学,我接孩子回来后,带着他在小区里骑滑步车,他已经能两腿离地的滑行一大段了,我说,跳个舞给爸爸看好吗?他很不情愿的晃来晃去,我说,跳完买吃的。于是,他跑到我的面前,跳了三遍,因为前两遍我没有录好。

再过一个月,儿子就5岁了,因为这几天又是考试,学校路段封了路,开车要绕道了,同事们又谈起孩子读书的事情,问到我家的学区是哪里。

核磁共振

干预治疗

我说,随便哪里了,读书别那么辛苦,他真要有读书的天赋,喜欢读,砸锅卖铁也要给他创造环境。他要是不喜欢读,我做爸爸的就努力赚钱,我不能因为孩子现在正常了,没有自闭倾向了,就要去逼他努力读书,忘记了以前只是希望他能健康正常的初衷。

干预治疗

今天,孩子对我说,爸爸,我们来画电路图吧,电池接上电线后,还要再接上开关,接上电阻,还有电压表,灯泡才能亮。

最后,我想表达一下发表这样文章的想法,在面对孩子可能患有自闭症的问题上,也许,我们是幸运的。虽然事后会有人说,孩子都是因人而异,尤其是男孩,开智肯定更要晚一些,长大些就好了。

其实很多家庭一开始也发现了不对劲,但是就是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去等待,并没有当机立断的做出强烈的干预,或是实质性的改变,并及时的阻止悲剧发生。

尤其是在我们国家当期的医疗技术和认知自闭症的领域,还很肤浅的环境下,一定不要大意,因为我们的家庭承受能力以及社会支持的条件,更不如欧美,所以一旦碰上会更加艰辛。

直到今天为止,我依然能感觉到自家孩子在某些方面,比如运动反射,交际回应或是兴趣以外的专注上,还是有和其他孩子有不同层次的地方,时时刻刻不能放松警惕。

配合孩子的兴趣点去引导教育和认知,他不愿意写字或是抄写时,我就根据他的兴趣,通过物理实验电路组建的互动方式去让他学主动去画图,写标符写字,他却能热衷忘食。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初中孩子学的东西,你这才5岁也太早了,他根本就不懂。

但真正了解过孩子的家长,都会明白,小孩子们一开始的认知是不会有难易之分的。

而我们家长的责任就是坚守一条很宽的路,根据自家孩子的性格特点,在这个大范围中自由的发展,潜移默化的让孩子在这条非常宽大的领域内被专一的引导向前,不能去逼迫,或是情绪的变化,或是听人宣扬,而频繁更换兴趣,一件事情坚持学到底。

这世上最昂贵的代价就是中途转弯。

标签: 干预治疗 医生 核磁共振